【小南夜读】阳春三月燕子来

  古往今来,燕子始终与春天春讯相连。“双燕归来垂柳院,小阁画楼高卷”,写春的闲适;“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写季节变换和年华交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写早春的动人景致……

  近日收看央视诗词大会,提到燕子,著名教授蒙曼还特别指出“燕子不入愁人家”:燕子筑巢垒窝,是要看人家的,穷困潦倒、争吵不断的家庭是不会去的,因此燕子选择到谁家,是被认为家庭吉祥幸福的象征。这令我想起童年有关燕子的事情来。

  小时家贫,住在矿区联排的平房中。八岁那年春天,看见黑亮羽毛的燕子翦翦而来,还带着好听的呢喃。我无比好奇与羡慕地注视着它们。燕子低空飞过,双尾一翘,竟意外地飞入我的家中,真是大喜过望。因为那些联排住户中,就属我家最穷,母亲与我和小哥是没有城里户口的黑户。可是,那一双燕子飞进我家后,在客堂里飞了两圈,就飞走了。我大失所望,不知道燕子为什么来了又走。第二天燕子又飞入我家,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心里默念着:燕子燕子留下来吧,留下来!可是燕子如昨天一样,在客堂里逡巡了两遍,又呢喃着飞走了。我失望到了极点,直到晚饭时还闷闷不乐。父亲问:是谁惹我家小梅不高兴啦?我来找他理论!我的嘴翘得老高,答道:不是谁!是燕子!燕子这两天到我家来了,可是又飞走了!说到这,我的眼泪流下来了。父亲掏出手绢,轻轻擦去我的泪水,答应他来想办法。

  父亲一吃完晚饭,就到客堂仔细打量。父亲说:我知道原因啦!你看我们这样的公房,都是雪白光滑的天花板,燕子没法生根垒巢,不像农村的私房,有粗糙的房梁好垒窝呢。我总算明白了原因,可是仍对父亲说:我就要燕子来,就要燕子到我家!父亲对我的要求总是一概应承,说:让爸爸来想办法!父亲是全矿出名的土木工程师,我相信父亲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第二天一早,客堂墙角上端,多出了一个横折横的铁皮,像一块量角器一样的平面伸在了天花板下。原来是巧手的父亲连夜找来铁皮,用铁锤敲成横折横的半圆面,又去邻家借来木梯,把铁巢用钻头固定在天花板上。我眉花眼笑,高兴地上学去啦,继而又担心:燕子今天会不会来了?如果今天再来,会留下来吗?

  中午放学,我一路小跑回家。午饭后,我在家门口伸长脖子望着,春阳高照,可是哪里有燕子的影子!就在我失望地准备上学的刹那,一阵熟悉的“叽哩”声传来,一双黑燕从我的头顶掠过,直入家门,它们如前两次一样,沿着天花板飞了一圈,突然看到了那只铁巢,敏捷地停落在上面,叽叽咕咕一阵,然后振翅飞走了。我的心一阵冰凉,难道燕子不喜欢这个铁巢?正狐疑间,一只黑燕衔着干草飞入家门,接着又是一只燕子衔着羽毛随后而至。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高兴得手舞足蹈。等到傍晚放学回来,半只燕窝已初具雏形。两只燕子飞进飞出,第二天就大功告成啦。从此燕子就在我家快乐地生活下来。几个月后,窝里还多了“叽哩叽哩”的叫声,他们的宝宝小燕子出生了。我每天晚上做作业,时不时地抬头看看他们,这些小家伙也探头探脑地来看我,有一次,一只探头的小燕子还摔了下来。我又央求父亲借木梯把它送回窝里。

  入秋后,燕子要北归了。我心里很不舍,跟父亲说,我想给这些燕子绑上红丝带,看看明年还是不是它们到我家。父亲又不厌其烦地借来木梯,把燕子抱出来,给他们一一拴上红丝带。燕子归来寻旧垒。第二年春暖花开,这些小精灵果然如我所愿,翩然而归,只不见了腿上的红丝带,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去年的那些燕子……

  童年往事渐行渐远,父亲离开我们也已六年多了,可他那如山的父爱却深深镌刻在我的心中,清晰如昨。父亲不就是百般呵护雏燕的老燕子,我不就是那只幸福无比的小燕子吗?想起父亲的挚爱,我总是泪流满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eves.net/yanzi/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