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青藏高原放牦牛:看牦牛争霸藏獒驱赶狼群

  23岁的藏族小伙龙公多杰,曾是青海省队的一名摔跤运动员,获得过全国U23摔跤大奖赛自由式男子86公斤级第五名。2018年8月,他离开了自己生活了6年的多巴高原体育训练基地,回到家乡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开始了自己在青藏高原上放牦牛的生活。多杰的镜头下,是蓝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原或白茫茫的雪原,清澈的河水,自己骑着马儿或摩托车去放牦牛,身边还有陪伴自己的藏獒……除此之外,多杰还拍下了草原真实生活的另一面,牦牛争霸和草原藏獒。

  龙公多杰家有200多只牦牛、100多只特种欧巴羊。不过,直爽的多杰说,自己并不喜欢羊。所以,他们家里的分工通常是父亲放羊,自己放牦牛。

  牦牛,无论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给人的最初印象都是行动迟缓,呆呆木木地吃着草或是看着行人车辆。但多杰说,其实草原上的牦牛性情并不是这样温顺。在7月到11月的交配期,家养的公牦牛也经常成为性情暴戾的生物,为了争夺母牦牛,相互之间经常发生异常激烈的争斗。多杰把这种场面成为牦牛“争霸”。

  多杰小就喜欢看牦牛争霸的场景,有时候甚至半夜还拿手电筒去看牦牛争霸。龙公多杰的快手号也取名为“牦牛争霸 牦牛第一人”(快手ID:LGDJ7777)。在他的快手号中,很多牦牛争霸的视频都是自己冒着危险去拍摄的。

  事实上,当地并没有什么斗牛一类的活动。但也许是高原汉子的性格使然,让他一直对牦牛争霸非常感兴趣,并想把这些画面记录下来。多杰说,“有手机后我就开始拍牦牛争霸的视频,到现在也差不多有10年了。”开始会发布在一些视频网站上,而有了短视频平台快手后,他会首先发布在快手上。

  拍摄牦牛争霸的场景是一件极需要运气的事情。有时候一个月都拍不到一个,有的时候一个地方能连续遇到好几个位置有牦牛争斗。而且,多杰说,因为现在很多地方每家每户草场分割了,牦牛打斗的几率也越来越少了。

  多杰能够拍摄到的视频多为家牦牛争霸的视频,很偶然地,在放牧的时候会遇到野牦牛打斗的场景。野牦牛是青藏高原特有牛种,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也是一个凶猛好战的种群。性情凶狠暴戾的孤牛常会主动攻击在它面前经过的各种对象,能将行驶中的吉普车顶翻。受到伤害的野牦牛不论雌雄,都会拼命攻击敌害,直到力竭死亡。

  在多杰分享的一条视频中,一头野牦牛冲来,人群四散而去。而在另一条视频中,一头野牦牛看到吉普车,直接横冲过来,将汽车的前灯撞飞。

  有时候,野牦牛和家牦牛直接还会上演争斗。从争斗的场面中看来,家牦牛明显落于下风。但是多杰说,“最后家牦牛输了,但真的是勇气可嘉。”

  其实在草原上,野牦牛与家牦牛是两个有物种交流的群体。野牦牛经常闯进家牦牛群,或是把家牦牛群拦在山上不让下来,一星期两星期才放下山来。最后野牦牛与家牦牛杂交产出二代野牦牛。而二代野牦牛如果驯化不好,也可能再度跑回野牦牛群。

  多杰说,这样的基因交流其实可以让草原上的牦牛群体更健康、少生病、更具野性。

  在多杰的镜头下,其实也不乏温情的画面。有时候,他会拍下母牦牛舐犊情深的画面;有时候,他会拍下牧民给家牦牛做“脑包虫手术”的画面;在另一条视频中,他拍下了一头老去的野牦牛。他在文字中说,“岁月是野牦牛唯一的天敌,生老病死乃是每个生命最正常的规律。”

  这只藏獒已经陪伴多杰8年之久,拥有黑白相间的身躯,带着美丽花色的脸庞。因为格宝长得特别萌,跟大家传统印象中的藏獒凶狠的形象差之千里,以至于很多快手网友在视频下方评论,“这是真的藏獒吗?”

  多杰说,“不要觉得我的藏獒颜值有点高就是别的狗种,这片草原没有任何外来的狗种,这就是原生獒……它在巅峰时期咬死过头狼,是个放牧好手。”

  多杰经常拍摄格宝放哨的画面,在一条视频中,多杰说,“它遥望着四方,守护着这片净土,保护着牧民家的牛羊。它也许不是看着很凶,但是是我们牧民家最需要的、最实用的狗。”

  由于牦牛基本上不怕狼,所以格宝主要替多杰一家看护羊群。平时,多杰会喂给藏獒狗粮吃,但是有时候,多杰也会带自己的藏獒到山上去吃死了的牛羊。

  1月10日,格宝和一只母獒下了四只长相超萌的小藏獒。因为知道了格宝的过往战绩,很多网友都询问多杰,是否可以买一只格宝的小藏獒,有人甚至开出了60万的价格。然而,多杰却很坚定地说,“我不卖藏獒,我觉得草原才是藏獒的家园,每个动物出生的地方是它繁衍生息的地方,也是它出现在那个地方的原因。我不希望他们离开草原。”

  除了留一只小藏獒自己养在身边之外,多杰把另外三只藏獒都送给了草原上的牧人。按照藏族人的习俗,多杰与领养藏獒的牧民举行了简短的送藏獒仪式。“给小藏獒脖子系羊毛、头上抹点酥油、嘴里再抹点,就这是我们送藏獒的习俗。”

  在多杰看来,草原上,人与牦牛、人与动物的关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如今,回到草原放牦牛,看着藏獒长大,看着牛羊长大,他感到非常“自由、充实”。

  多杰说,“我天生喜欢这片草原上的牦牛、藏獒。所以老天有眼,也让我养出来这么好的牦牛和藏獒。”

  在快手上,多杰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尽管回到草原后,很多快手视频都是自己跑到山上信号好的地方才发出来的。但说起自己发快手视频的这段经历,多杰觉得,自己最大的回报就是认识了一群像自己一样爱草原爱牦牛的全国各地的朋友。“以前真的以为只有我这么另类了。因为现在草原上像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渐渐走向了城里,不喜欢草原生活。”

  在一条视频中,放牧多杰吹着愉快的口哨,放着牦牛。他写道,“转场到夏季牧场,体踏着祖先们曾经走过的脚印,体验着你无比熟悉的、散发着浓浓原野香味的游牧生活,心情真的幸福极了,兴奋极了。”

  回到家乡,多杰用短视频记录下真实的草原生活,记录下真正的牦牛和藏獒。记录下来,或许正是传承的一部分。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5个月两次坠机,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问吧!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5个月两次坠机,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问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eves.net/cangjie/51.html